澜叶杨柳

喜欢你:简介
眼角眉梢都是爱意

小妖精【安远】

一辆小破车, @洛叶儿_ 的500fo点梗……虽然我写完就发现499了😂😂😂
两个人都是大学生的AU,不过估计已经看不太出来了……反正就是辆小破车就是了😂😂😂

走链接!

https://m.weibo.cn/5832096924/4094748661330049

这个不行戳这个!

http://www.jianshu.com/p/ea892e81fa72

哈哈哈也是中央5台认证过的了233

安远双打真的非常甜了ԅ(¯﹃¯ԅ)
两个人都要加油哇!ㄟ(≧◇≦)ㄏ

安仔直播提及远远的部分😋😋😋哇塞原来你俩双箭头的吗233

患得患失(下)【安远】

上篇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a64dc6


今天好像还是远妹的生日……祝远妹生日快乐哈😘

纯情车太难开了要死了😂皇豹cp俩小时一辆,这篇安远纯情车憋了仨星期才开完,还柴😂😂😂来吧鞭笞我吧,放弃治疗(窒息)

咦超链接好像能点了哈?

http://articles2.weico.cc/article/8793366.html

患得患失(上)【安远】

说好的安远车,结果这俩人太纯了没开起来……😂😂😂
我再酝酿酝酿再开吧😂😂😂
小学生渣烂文笔预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两个月零八天。

林高远嘟着嘴翻了翻手机日历,心情有些小失落。

后边有人走过来揉了揉他的发顶,带着笑意的温暖声音从头顶柔柔地传来:“又玩手机啊高远?”

林高远撇撇嘴往后一靠,耍赖道:“帮我挡一下,我歇会儿。”

“好好好。”闫安叠声答应着。

林高远不用抬头也知道那人一双浓眉下的大眼睛此时一定笑得弯了起来,灿烂又而带着一点憨。忽地自己的肩上微微一重,随后酸痛的肌肉便是被人技巧娴熟地揉捏起来。

林高远脸一热,闭上眼睛,睫毛颤抖着,脑海里却是飞速旋转着昨天晚上去博哥那里取来的经。

林高远紧张兮兮地咽了咽口水,被薄薄的眼皮覆盖住的眼珠子无规则地乱动:“咳,那……嗯……今、今天真热啊……热……”随后他手忙脚乱地赶紧解开运动短袖上的几个扣子。

“?”闫安不明所以,“是有点。”

随着闫安按摩的动作,林高远胸前的布料被扯开,露出了大片大片白净的肌肤。

林高远紧张中又有点小期待。

胸前的皮肤因为暴露在空气中而变得微凉,一点温热触碰其上,林高远不由得一抖,眼睛闭得更紧了。

“热也不能开这么多的扣子啊,一会儿小心着凉。”

林高远睁开眼,那双手并没有半点越界的举动,只是一颗一颗地帮他扣上了扣子,最后还留了一个。

“热就解开一个呗,露这么多你龙哥又要说你了。”闫安笑笑,揉了揉林高远的头,然后站起身走了。

……走了?

走了?!

林高远崩溃。

大哥你能不能行了咱俩不是在谈恋爱吗?!

方博看见场边傻愣愣坐着的林高远,几下对拉完手上这个球,没理对面凑过来想击掌的许昕放下球拍就急匆匆地走过去。

对面举起手来的许昕感觉自己很傻很受伤。

然而方博并没有理他,几步跑过去拍了下林高远是肩膀:“小远,怎么样了?”

林高远哭丧着脸转过头来:“博哥,他跟我说……小心着凉。”

方博愣了一秒,赶紧捂住嘴,免得自己笑声过大:“哈哈哈我去闫安那个木头我天哈哈哈!”

“博哥别笑了成吗,这都两个多月了我俩还停留在摸摸头和偶尔交换一下口腔内细菌的地步啊!”林高远气愤地一跺脚,“隔壁孔教授都已经跟他家刘丁硕滚了好几次了,这样我感觉自己很失败啊!”

方博忍笑点头:“对对对,太伤自尊了,这样吧,”方博神秘兮兮地凑过去,“来来来博哥再教你一招……”

跟张继科对完一局的马龙回头看自家儿子就看见两颗毛茸茸的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他疑惑地挑了挑眉头:“大博儿跟高远干啥呢?”

张继科抬了抬眼:“估计是高远的感情问题,昨天晚上他俩就开始了。话说高远跟安子进行到哪步了?”

马龙一听这话脸顿时冷了下来,没好气地瞪了张继科一眼:“别跟我提这个,不想知道。”

“说实在的,龙你没去威胁我们安子吧?”张继科玩味地挑眉,“说吧,是不是你去当恶毒长辈去了?”

然后,张继科清楚地看到,马龙的眼神,默默地游移了一下。

哦。

给安子和高远点个蜡。

到了晚上,闫安调好水温回头对着正在玩手机的方博道:“那博哥我先去洗了啊。”

“好好好去吧去吧。”方博头也没抬,等了一会儿在听见耳边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之后,他突然手指翻飞迅速地打了一行字发过去:“高远快!赶紧麻溜儿地过我们屋来!能不能行就在此一举了!”

闫安洗完澡忽然发现没拿换洗的衣服,抓了抓还在滴水的头发,随便扯了个毛巾在腰上围了一圈之后就开门走了出去。

“博哥你去洗……嗯?”

闫安傻愣愣地看着自己床边的那两条细细长长的大白腿,脑子里轰隆一声,一个大霹雳。

“高……高远?”

林高远回想了一下那些性感小姐姐们的动作,双腿交叠在一起,咬了咬下唇,扬眉直视着闫安的双眼。

小孩看样子才刚刚洗过澡,妹妹头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他身上穿着从闫安柜子里翻出来的白衬衫,小身板儿撑不起来宽大的衣服,衬衫下摆刚刚盖过臀部,下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内裤。

闫安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他向前走了两步,垂眼看见林高远的双手正紧张地攥着白衬衫的下摆,动作顿时一僵,随后叹口气弯下身子双手握住他骨骼明显的消瘦脚腕,抬起那双好看的腿塞进被子里。

“刚洗完澡就别到处乱跑了,得病怎么办?”闫安絮叨着给他掖了掖盖住腿的被子,起身的时候顺手呼噜了一把林高远的头毛,“头发也不擦干,真是的……”

闫安心里默念清心咒去除心中邪念,转身准备去浴室拿干毛巾给林高远擦头发的时候,手腕上传来的一股力却是让他顿住了身形。

“闫安……”林高远低垂着头,声音有着抑制不住的轻微颤抖,“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闫安被这话吓了一跳,赶紧转回来解释:“怎么会?我追了你那么久还是我告的白,我怎么会不喜欢你?”

林高远仍旧低着头,手倔强地拽着闫安的手腕:“那难道是我对你没有吸引力吗?”

闫安张了张嘴,眼神晦涩地迅速扫了一遍林高远的全身。精致的锁骨,白皙的皮肤,纤瘦的手指,还有那双细长直的大白腿……林高远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早已让他魂牵梦绕了无数个夜晚……

幸亏毛巾够厚。

闫安咳嗽一声,深呼吸几次强压下心头的火烧火燎般的欲望,俯下身专注地把小孩没扣好的扣子一个个系上:“哪能呢,你都快把我撩上天了好吧?放心,你不愿意的话我是不会强行做什么的。”

闫安扶住林高远的肩,凑过去啄了他一口:“时间不早了,回去吧,一会儿熄灯博哥也快回来了。”

半天没说话的小孩突然一个翻身把闫安按倒在床上,随后一抬腿跨坐在闫安身上。

“闫安,博哥晚上不回来了。还有……”

“谁跟你说,我不愿意的?”


后篇的车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bc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