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叶杨柳

喜欢你:简介
眼角眉梢都是爱意

【星蚁】云层之下(上)

这个脑洞是原来看完银护2就有的,一直没时间细致地写,正好最近运动会又看了遍蚁人才决定下的笔……emmm好久没写东西了估计会很奇怪😂
只是个小短篇,大概这几天就可以完结😋
如果有时间的话还挺想写写星蚁贱虫的话唠联盟来着,话唠的都这么招人稀罕嘿嘿嘿😆
以上,废话完毕,欢迎食用😆

第一章

Scott现在的心情十分愉快。

即使游乐园的售票处被塞得水泄不通,而且天气热的要化也仍旧愉快。

毕竟,今天是他难得地能从资产阶级剥削者Hank Pym手里软磨硬泡了无数天才拿到钱去交了抚养费后换来的一天时间,用来给他亲爱的女儿Cassie过生日。

然而当他笑容满面地捏着两张票以及两个冰激凌回到乖乖坐在公园长凳上的Cassie那里时,却看见了一个未知来客坐在Cassie的身边,半弯着身子和Cassie说话。而他可爱的女儿Cassie……哦天呐,那个男人对她说了些什么?!Cassie都快哭了!

标准的女儿控Scott Lang气势汹汹地走过去把手里的一个冰激凌递到Cassie手上并把她圈进自己的怀里,然后面色不善地对那个一脸颓废的男人说道:“这位先生,请你离我的女……Peter?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对面的Peter Quill缓慢地眨了眨眼,盯着Scott看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地扯起一个笑容:“Hi,Scotty,好久不见。”

十分钟后,两个男人和一个小姑娘坐在了游乐园附近的一家甜品店内。

“一杯咖啡,两杯奶茶,一份香蕉船,谢谢。”

不一会儿,甜品和饮料被端了上来,Peter下意识地想去把咖啡移到自己面前,却被Scott一巴掌拍开,并不容拒绝地将其中奶茶推到他面前。Peter抬头看他,只见Scott那双好看得要命的茶色眼瞳正充满关切地盯着他看:“Peter,我觉得现在的你更需要糖分,而不是苦涩的咖啡。”

Peter扯了扯嘴角,想扯出他那个曾经的标志性微笑,却怎么也完成不了。他颤抖着深吸口气,低下头嘬了一口尚且温热的奶茶。

甜香的奶味弥漫了整个口腔,而来自糖分的安慰的确让Peter冷静了下来。他的喉结上下滚了滚,长出一口气,低低地道:“我的父亲,去世了。”

Scott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半晌后才怕吓到Peter一样轻缓地道:“I...I'm sorry to hear that...”

“I'm sorry too...”Cassie睁着大大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附和。

“Oh,你们没必要这样的。”Peter笑了笑,但仍旧难掩悲伤,“我只是……想换个地方,换换心情而已。”

Scott说不出话来。

他和Peter认识的时间不长,但要说的话,他认为他们两个对彼此都已经足够了解。曾经的Star lord是那样一个骄傲又爽朗的人,可他现在却这样颓废,帅气的脸被掩藏在疏于打理的胡子和头发后边,曾经神采奕奕如星河般的蓝眼睛被浮肿的眼皮所覆盖,整个人都邋遢得不成样子。换做是以前,全星际最帅气的星星王子绝对不会允许自己以这个形象示人。

Scott叹了口气,扬起笑容:“想换换心情的话……不如咱们先去换个形象?Cassie,咱们等一会儿再去游乐园好吗?”

Cassie飞速地解决掉最后一口香蕉船,然后抬起头,眼睛亮亮的:“好!”

三个人就近找了个旅馆租房间,Cassie坐在外边的床上乖巧地舔着又一个冰激凌,浴室里Scott亲自动手给Peter量了衣服的尺码,然后出门去给他买新衣服。

半个小时后。

“Wow……”

Scott眼睛一亮。

换了新装收拾齐整的Peter简直是帅气逼人。

那双蓝眼睛重新闪耀了光芒,修剪好毛发露出了他棱角分明的俊逸脸庞,身上换了他以前从未穿过的现代装,淡蓝色的衬衫外搭深蓝色休闲西装,深色牛仔裤包裹着他有力的腿和臀部,Oh god,他都要弯了!

Scott上下仔细审视了Peter好几个来回,而后无奈地啧了一声。

Peter这人就是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即使他选择了蓝色这种清新的颜色,他Peter Quill也依旧有本事把它们穿得该死的性感。

真是……

“嘿,Scotty?回神了。”Peter在Scott的眼前挥了挥手,又打了个响指,对方才受了惊一般回过神来。

看着Scott懵懵的茶色眼睛,Peter笑弯了眼:“怎么?被我帅到之后忍不住爱上我了?”

Scott挑了挑眉,嘴角的弧度更放大了一些,茶色宝石中流光溢彩,一半戏谑一半认真:“你觉得呢?”

Peter哑然,张了张嘴,然后眯了下眼睛,笑了起来。

一进游乐园,他们这个奇妙的组合便倍受瞩目。

两个养眼的帅哥牵着一个天使般的女孩子,三个人的关系不言而喻,于是乎,在游乐园里边游玩的全程都充斥着路人友善的“love wins”的眼神。

Scott显然有些不自在,然而Peter和Cassie倒是乐在其中,用灿烂的微笑回报路人们的友善。

Peter去买今天Cassie即将要吃到的第五个甜筒,背后的Scott正无奈地对Cassie说教:“Cassie!这是今天最后一个甜筒!再吃的话你的肠胃会不舒服的,而且你妈妈还会打死我!”

“OK,daddy……”Cassie瘪了瘪嘴,点点头有些不情愿地答应了。

“嘿,你女儿挺听话的嘛!”卖冰激凌的大叔接过Peter手中的钱,对他挤眉弄眼,“love wins!”

“哈哈,谢谢祝福。”Peter接过甜筒,笑着眨了下左眼,并未否认。

两人陪着Cassie闹腾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七点才把还玩得意犹未尽的小姑娘送回家里去。

临走之前,Scott抱住Cassie又亲了亲他的额头,Peter也伸出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

当Scott起身把Cassie交还到他前妻的手里时,看着那夫妻俩一言难尽又有些欣慰的笑容,Scott已经绝望懒得解释了。

好吧事实上是他心里的确动过一点点心思。

等两个男人肩并肩地离开后,Maggie靠在门框上,满面愁容地问Paxton:“你说……是不是我对Scott有些太过严苛了,所以害得他对女性都失望了只能去找男性?”

Paxton脸色复杂地抓了抓头发:“要不……下回让他探望Cassie的条件放松一点吧……”

回到自己家里,Scott脱了衣服就面朝下摊在了床上,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Peter你先去洗吧,我先歇会儿……”

“好。”

没过多久,哗哗的水声在浴室里响了起来。

Scott给自己鼓了好几次劲才爬了起来,把自己扒地只剩一条内裤后去柜子里给Peter翻了套衣服出来,然后打开浴室门给他放在洗衣机盖子上。

“Wow,身材不错哦星星王子。”

Peter正在冲洗头发上的泡沫,听见Scott的声音后“哈”地笑了一声:“Of couse.”

Peter推开门,浓郁的水蒸气从他身后那道磨砂玻璃门内争先恐后地挤出来。

Scott回头看了一眼,皱眉:“为什么穿我的浴袍?不是给你拿衣服了吗?”

Peter无辜地耸了耸肩:“小。”

Scott对比了一下两人的身高和体型,十分不甘心地闭上了嘴,走进浴室。

“餐桌上有啤酒和披萨,你要是饿得不行就先吃吧。”

Peter看向餐桌,笑了笑,拿起一瓶啤酒往桌角一磕,随后便是瓶盖落地的清脆响声。

不一会儿,Scott从浴室走出来坐在桌子旁边,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拿起一瓶啤酒用启瓶器打开,沉默地注视着Peter。

他正看向窗外的天空。

今天的天气很好,没有一丝云彩,月亮也因为到了月末而无处寻觅,满天的星星闪亮,夜色浓重如墨。

就像是,真正的太空一样。

二人沉默了半晌,Scott依旧专注地盯着Peter的侧脸看。然后,他开口,声音如平静的海面上上偶尔激起的波浪那般缓慢又温柔:“Peter。”

“你愿意,跟我说说你的经历吗?”

长久关系【星蚁】

小学生文笔✔
前期星星王子怂得飞起✔
我的文一般都带点互攻的感觉,不过大体上还是星蚁✔
能接受就……
以及,这是一篇试阅,要是有什么崩坏的问题的话请在评论区告诉我哟么么哒✔♥

今天真是史上最糟糕的一天。

Scott小幅度地轻轻抽气,右手死死地按压着左胸处正不断地向外渗血的伤口。他脸色惨白,裸露出来的右臂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已结痂或是还在流血的伤痕,头盔也被打碎扔在了一旁,只剩下少半部分还留在右颈侧,过于尖利的碎片害的他不得不像是落了枕一样悲催地把头尽力地偏向左边。身上带的东西也几乎全部被损坏或是失灵,Scott摆弄了两下只剩一半的通讯器,然后又泄愤般的一掌挥开。

淦。坏得不能在坏了。

Fuck.Scott舔了舔下唇,眯起眼睛冷笑着:很好,下次要是再让我遇见你……呵呵。

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Scott气愤地挥了挥右臂,结果伤口一下子裂开疼得他差点又咬了舌头。于是,刚才还气势逼人的某位超级英雄立刻蔫了下来,唉……还是先想办法回去吧……

左手在身侧摸了摸,Scott摸出了个难得还完好的小方盒子。本来没期待是什么有用的东西,不过当他拿到眼前一看,发现竟然是个完好的通讯器?!

不过……Scott眼神怪异地打量了下这个小方盒子。不得不说,做工精良,质量极佳,整个盒体上还纹着奇特的花纹,在暗处还能发出点点极富科技感的蓝光。真不愧是宇宙级别的装备啊,Scott啧了一声,这样的东西都能随便送人……那家伙还真是大手笔。

想起那个外太空来的星星王子……哦好吧还是地球产的,Scott就一阵头疼。那简直就是个人形泰迪,逮谁对谁发情,我看就差连雌蚂蚁都能发情了……第一次来就一眼看中了黑寡妇,直接上去调情,果不其然地被那位女中豪杰迷得神魂颠倒,被灌醉了酒不省人事之后扔在Stark大厦的地板上自生自灭去了。

然后,重点是,同时新人的自己就被命令去“关爱”他……我管他去死哦。

老好人的自己实在是太善良了……好吧只是因为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没办法只能把某个滩成一堆烂泥的家伙折腾到房间里去。虽然这人很争气地没有吐一身……不过这人的眼神儿好像不太好哈。

被当成女人摸屁股摸腰什么的也真是够了。我知道我腰线很流畅很好看不需要你告诉。胸当然平了我TM是个男的。什么叫你不嫌弃我可以将就一晚?你不嫌弃我还嫌弃你呢!

强忍着暴揍他一顿的冲动,我一边默念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然后“温柔”地把他扔上床。

然后床发出了巨大的“吱~~嘎~~”声。

正准备转身走开去休息,结果……

“哎呦!”

看在你醉成这样的份上,我先放过你。

猝不及防被压倒在他床边的我阴森森地盯着他状似酣睡的脸,大开的领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的裤腰带以及漏出来的小熊内裤……噫。

小熊的头鼓起来了。

呵呵。

真想给你摁回去。

还有,这位外星同志,手摸哪呢?

咬牙切齿地把某人不老实的手从腰上拿开,反手一拳打在他胸口上,然而睡得正熟的某人依旧没有反应。眯着眼盯着某人的身体上下打量了一番,我阴险地笑了笑。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直接上手扒开了星星王子的衣服。

啧啧啧,没想到啊,这小伙子身材还不错。我挑挑眉,一点都不客气地伸出咸猪手掐了把某人的腰。躺在床上的星星王子好像终于察觉到了什么,终于动了动身子。我见此,变本加厉地继续摸,顺着腰侧缓慢地向上推进,指尖似有似无地滑过他极富弹性的肌肤,顺便用膝盖摩擦着小熊头。满意地看到小熊头越顶越高,胸前暴露在空气中的两点也越发嫣红,颤颤巍巍地立在胸口,我舔了舔嘴唇,毫不客气地在他精致的锁骨处啃了一口。身下那人吃痛地呻吟一声。我心中一荡,原本是重重咬下去的一口不知为何半途变成了温柔的舔舐,磨蹭了半晌后我抬起头,正好看见星星王子红红的眼眶和水汽氤氲的眼睛。他开口,声音是被高度酒摧残过后的嘶哑:“你……Scott……做什么……?”

收回前言。我大概不嫌弃和这样的人来一炮。不过……

“你喝醉了。好好睡吧。”

我直起身,微笑着看了他一眼,颇具暗示性地冲他色气地舔了舔嘴唇。

果不其然看见某人一下子顿住的身子。

我转身走了出去。这小孩……还挺好玩的。

第二天,他就送来了这个小盒子。我靠在门边,一脸正经地接过:“为什么要送我?”

看样子装得还蛮像的,这孩子又愣住了,挣扎着嗯啊了半天没说出下一句话,然后好像泄气了一样就走了,连道别的话都没说。

啧,这人咋这么不禁逗呢。

更奇怪的是,之后他也再没来找过我。

不是吧?怂了?当初摸我屁股摸我腰时候的勇气呢?

然而现在……

Scott盯着手中的小方盒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算了,联系下试试看吧,那小子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第一篇联文的后续!后续!!

我蠢!我鱼唇!!都怪我!!!忘了把后续发给洛夏了!!!!只能自己贴!!!都是我的锅!!!!!对不起QAQAQAQAQAQAQAQAQ

(接上)
Scott手一扬挥开Peter在自己脑袋上作乱的爪子,警觉地后退几步,身体微微前躬做出备战的姿势,全然不顾身后冒出的那毛绒绒的大尾巴和脑袋上支棱起来的尖耳朵:“你想干什么?”

心下却忍不住一凉,随后便是一阵后悔:自己对这位星星王子,实在是戒心太小了!这下可该怎么办?!

Peter惊了一下,转了转眼珠,便是明白了这个中缘由,嘴角微微一扬,却不由得有了些逗逗他的念头,脸上表情一变,惊道:“S……Scotty!你这是……Scotty?①”

“……啊?”Scott被他这出乎意料的“绕口令”惊了一下,懵了,“啥?”

Peter假装手足无措,慌乱地说:“你……你看,你这个耳……耳朵和这个尾巴,不是苏格兰犬么,你……”

Scott眼神一厉,身形一个模糊。Peter心下暗道不好,尚未反应过来手腕便是一痛,随即眼前的景物便是一阵模糊,天旋地转之后就发现自己眼前突然出现了窗框。自己竟是直接被按倒在了地上?!

后脑勺后知后觉地一痛,Peter呲牙咧嘴道:“你这……干什么?!”

Scott嘴角严肃地下撇,居高临下地俯视着Peter。Peter双手被自己反剪在身后并举过头顶,眼眶中因疼痛而挤出了些许生理盐水,突如其来的惊吓让他微微喘着气,狼狈中……带着点点色情的味道。

Scott眼眸一紧。

Peter惊吓之后反而是镇定了下来,竟是勾起了嘴角扬唇一笑,低沉的声线带着些许性感的喑哑:“呵呵……放心,我是不会把你捅出去的。因为……”

Peter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Scott感觉自己的尾巴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

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却发现有另一条尾巴悄无声息地缠上来。

“!”Scott惊讶地又转过头来,却发现Peter头上也有一对耳朵正活泼地动来动去。

“你……小古猫?②”

“嗯哼~快,叫祖宗~”Peter得意地轻笑。

“……”Scott无奈地挑眉,正欲松开手却发现身体失重了一瞬,随即眼前地视角便是一变。

我这是……被公主抱了?

直到被扔进柔软的被褥之中,Scott才怔怔地回神。

Peter邪笑着欺身而上,尾巴随意地一勾,便从床头柜中掏出了……呵呵。

Peter在心中为Tony和娜塔莎点了一万个赞。

感谢助攻!












第二天。

Scott面无表情地出门。

途中遇见娜塔莎,对方对她挤眉弄眼:“怎么样?找着对象没?”

“……你干的。”肯定句。

“不,还有Tony。”娜塔莎笑眯眯地补充。

“……友尽了。”Scott面无表情地离开。

看着蚁人略显僵硬的走路姿势,娜塔莎默默补充:“友尽了……才能在一起嘛。”

真·END






①:Scotty是苏格兰犬的意思√

②:小古猫据说是犬科的祖先,现已灭绝√(废话都说祖先了

……意外?

梗很俗,ooc,文笔渣……
大概算是新年贺文?
试试新的写文格式√
如果你还执迷不悟(不)地决定要看下去的话……
望不嫌弃♥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对劲。

尤其是在今天。

Scott吸气,吐气,又吸气,猛地坐起身,伸开腿迈过身边睡得正香的一团不明物体,四肢僵硬着走进浴室。

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我的床上除了我以外什么都没有。

我卧室的地板上只有我自己的衣服,我的内裤还在自己的身上。

“嗯……Scott,别这么早就起嘛,再来个回笼觉?”

……这样的自我催眠完全没有用。

“你走。”

我昨天就不该陪你喝酒还信了你失恋需要人陪的鬼话,艹。

“嘿嘿,晚了~”Peter爽朗地大笑,直起身,任凭被子从身上滑落露出精壮的上身与点点引人深思的痕迹。

他走过来,手搭上Scott那相对于他来说有些细瘦的腰,俯身痞痞地笑:“不睡回笼觉的话……”

Peter意味深长地挺了挺腰。

下一秒星爵大人被扔出了家门,附带自己的衣服。

“滚。”

“嘿嘿,遵命~”星爵冲着关得严严实实的木门抛了个媚眼,又靠在墙上,嘴巴在门缝处用气音缓慢又低沉地道:

“药在床头柜上,昨天晚上已经给你上过一遍了,要是不放心的话你可以自己再涂一遍,honey~”

说完后潇洒地离去。

虽然他没穿衣服光着屁股走在走廊里,但他的背影也依旧深沉而帅气。

“……这混蛋。”

Scott低语着打开热水器。


这是一道送分题:请问这是一次意外还是一次得逞的阴谋?

这是一道压轴题:请分析星爵从什么时候开始惦记蚁人♥(可另附纸)

一个奇葩的脑洞……大学校园AU

看了蚁人的介绍里面电气工程师之后开的奇葩脑洞……清奇而木有逻辑,文笔渣还ooc……

大家可以看着乐呵下,虽然完全没有领悟到原作的喜剧色彩……凑活着看吧,欢迎各位大大捉虫鞭打QWQ

再添一句……如果我真能把这玩意儿写成文的话,题目大概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样傻白甜的题目……




已是深夜。

Scott却仍旧咬着蓝色中性笔的笔杆对着桌子上那张只潦草地划拉了几个符号的纸发呆。

有些扎眼的灯光被白纸反射到Scott的眼睛里,刺得他本就酸疼的双眼更加难受。他使劲地眨眨眼,又烦躁地用几乎要把眼珠揉出来的力气揉眼睛。

“铃——”

单调的铃声在空无一人的宿舍中诡异地响起,把正摧残自己眼睛的Scott吓得差点蹦起来。

他烦躁地起身扑倒在床上,不爽地刨刨刨从一堆衣服了中间刨出一只手机,看也不看地按下接听键,没等对面那人出声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丫我这儿正写论文呢你要再打电话过来骚扰我让我没思路回来看我不整死你!”

“……”

对面没有回应。

Scott余怒未消地把手机拿远了点努力聚焦看了眼手机屏幕,见上边显示的的确是“没有重点”才放心地接着吼:“没事不要随便来电话!行了没事我就挂了!”

“等……等下!”

就在Scott准备挂断地时候手机对面缓慢又犹豫地传来一个声音。

Scott强忍着把手机屏幕扔墙上摔成碎片的心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挤:“又·干·嘛?!”

“学长,我喜欢你,我想把你按在实验室的流理台上艹,想看你哭着求我艹你,让你的身体里塞满我的味道。”对方的声音低沉又性感,通过电流后更是带上了丝丝撩人的意味。

然而……

“神经病,回家洗洗睡吧,再见。”

Scott未等对方回答就压了电话。

什么鬼。

Scott趴在床上思考了一会明天要怎么吐槽那几个玩得嗨到一定程度的人,然后低头蹭了蹭被子。

于是本想回去接着写论文的某人实在抵不过困意的侵蚀,倒头大睡。

第二天一早。

Scott顶着一头乱毛起床去洗漱,毫无意外地遇见大概可以算得上是自己好友的某个胖子。他打着哈欠趿拉着拖鞋挪到正漱口的某人旁边,开口问:“昨天晚上你们去……你没事吧?!”

听见Scott的声音,Louis努力地睁圆了自己并不十分大的眼睛,惊恐地瞪着镜子里的他,直起身子努力地准备解释什么,可惜。

咕咚。

结结实实地咽了一大口。

剩下的漱口水呈喷射状溅了满满一面镜子。

觉察到身后宿管大妈几乎实质一般的杀人目光,Scott觉得,Louis要完。

Louis咳嗽了好几声之后,不顾嘴角还在流淌的水渍和泡沫,不顾身后那个老女人汹汹的气势,不顾残留在衣服上的沫渍,继续努力地瞪圆自己几乎是达到了人生极限的小眼睛,崩溃地咆哮:

“Scott我对不起你啊我把你一不小心给卖了!”

“啥?”

“我跟你说哦,昨天那个给你打电话的人是今年的大一生,是Kurt带来的超辣小女友介绍来的,她把我们party告诉给她的室友之后她室友的同班同学另一个辣妹说她听说她们那一届的级草并没有约,于是就……”

“说重点成吗。”

Scott意兴阑珊地摆摆手。

“这不是快到了嘛,急什么!大妈你等会让我说完!Kurt的超辣小女友听她室友的同班同学说要约级草就兴奋去对他说‘嘿,我们要开party了你来不来’,级草就回答‘嗯,反正我也没有约,去一趟也可以’,等他来了之后我发现他一个人就勾搭上了几乎party上所有辣妹,噢女人可真是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其中有一个本来我都快约到了然后她转身就去找那个什么级草去了你说气人不气人?好吧你别瞪我了重点这不就要来了嘛!因为Kurt的小女友也抛弃他去找级草了,所以我们两个加上没事干的Dave就决定坑他一下,于是就让Kurt设计了个玩真心话大冒险的小程序让他一直输一直输,不过……”

Louis难得地停顿了一下。

“但是我们那时候的惩罚是让他找一个校园里自己最想上的人冲他说一套肉麻的情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妈别扯耳朵!”

洗漱间里顿时万籁俱寂。

“……”

Scott感觉浑身一阵恶寒。

“我现在退学还来得及吗。”

竟然被男人惦记上……

“当然,来不及。”

略有耳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其中藏着点点忍俊不禁的笑意。

……擦。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