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叶杨柳

喜欢你:简介
眼角眉梢都是爱意

【星蚁】云层之下(上)

这个脑洞是原来看完银护2就有的,一直没时间细致地写,正好最近运动会又看了遍蚁人才决定下的笔……emmm好久没写东西了估计会很奇怪😂
只是个小短篇,大概这几天就可以完结😋
如果有时间的话还挺想写写星蚁贱虫的话唠联盟来着,话唠的都这么招人稀罕嘿嘿嘿😆
以上,废话完毕,欢迎食用😆

第一章

Scott现在的心情十分愉快。

即使游乐园的售票处被塞得水泄不通,而且天气热的要化也仍旧愉快。

毕竟,今天是他难得地能从资产阶级剥削者Hank Pym手里软磨硬泡了无数天才拿到钱去交了抚养费后换来的一天时间,用来给他亲爱的女儿Cassie过生日。

然而当他笑容满面地捏着两张票以及两个冰激凌回到乖乖坐在公园长凳上的Cassie那里时,却看见了一个未知来客坐在Cassie的身边,半弯着身子和Cassie说话。而他可爱的女儿Cassie……哦天呐,那个男人对她说了些什么?!Cassie都快哭了!

标准的女儿控Scott Lang气势汹汹地走过去把手里的一个冰激凌递到Cassie手上并把她圈进自己的怀里,然后面色不善地对那个一脸颓废的男人说道:“这位先生,请你离我的女……Peter?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对面的Peter Quill缓慢地眨了眨眼,盯着Scott看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地扯起一个笑容:“Hi,Scotty,好久不见。”

十分钟后,两个男人和一个小姑娘坐在了游乐园附近的一家甜品店内。

“一杯咖啡,两杯奶茶,一份香蕉船,谢谢。”

不一会儿,甜品和饮料被端了上来,Peter下意识地想去把咖啡移到自己面前,却被Scott一巴掌拍开,并不容拒绝地将其中奶茶推到他面前。Peter抬头看他,只见Scott那双好看得要命的茶色眼瞳正充满关切地盯着他看:“Peter,我觉得现在的你更需要糖分,而不是苦涩的咖啡。”

Peter扯了扯嘴角,想扯出他那个曾经的标志性微笑,却怎么也完成不了。他颤抖着深吸口气,低下头嘬了一口尚且温热的奶茶。

甜香的奶味弥漫了整个口腔,而来自糖分的安慰的确让Peter冷静了下来。他的喉结上下滚了滚,长出一口气,低低地道:“我的父亲,去世了。”

Scott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半晌后才怕吓到Peter一样轻缓地道:“I...I'm sorry to hear that...”

“I'm sorry too...”Cassie睁着大大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附和。

“Oh,你们没必要这样的。”Peter笑了笑,但仍旧难掩悲伤,“我只是……想换个地方,换换心情而已。”

Scott说不出话来。

他和Peter认识的时间不长,但要说的话,他认为他们两个对彼此都已经足够了解。曾经的Star lord是那样一个骄傲又爽朗的人,可他现在却这样颓废,帅气的脸被掩藏在疏于打理的胡子和头发后边,曾经神采奕奕如星河般的蓝眼睛被浮肿的眼皮所覆盖,整个人都邋遢得不成样子。换做是以前,全星际最帅气的星星王子绝对不会允许自己以这个形象示人。

Scott叹了口气,扬起笑容:“想换换心情的话……不如咱们先去换个形象?Cassie,咱们等一会儿再去游乐园好吗?”

Cassie飞速地解决掉最后一口香蕉船,然后抬起头,眼睛亮亮的:“好!”

三个人就近找了个旅馆租房间,Cassie坐在外边的床上乖巧地舔着又一个冰激凌,浴室里Scott亲自动手给Peter量了衣服的尺码,然后出门去给他买新衣服。

半个小时后。

“Wow……”

Scott眼睛一亮。

换了新装收拾齐整的Peter简直是帅气逼人。

那双蓝眼睛重新闪耀了光芒,修剪好毛发露出了他棱角分明的俊逸脸庞,身上换了他以前从未穿过的现代装,淡蓝色的衬衫外搭深蓝色休闲西装,深色牛仔裤包裹着他有力的腿和臀部,Oh god,他都要弯了!

Scott上下仔细审视了Peter好几个来回,而后无奈地啧了一声。

Peter这人就是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即使他选择了蓝色这种清新的颜色,他Peter Quill也依旧有本事把它们穿得该死的性感。

真是……

“嘿,Scotty?回神了。”Peter在Scott的眼前挥了挥手,又打了个响指,对方才受了惊一般回过神来。

看着Scott懵懵的茶色眼睛,Peter笑弯了眼:“怎么?被我帅到之后忍不住爱上我了?”

Scott挑了挑眉,嘴角的弧度更放大了一些,茶色宝石中流光溢彩,一半戏谑一半认真:“你觉得呢?”

Peter哑然,张了张嘴,然后眯了下眼睛,笑了起来。

一进游乐园,他们这个奇妙的组合便倍受瞩目。

两个养眼的帅哥牵着一个天使般的女孩子,三个人的关系不言而喻,于是乎,在游乐园里边游玩的全程都充斥着路人友善的“love wins”的眼神。

Scott显然有些不自在,然而Peter和Cassie倒是乐在其中,用灿烂的微笑回报路人们的友善。

Peter去买今天Cassie即将要吃到的第五个甜筒,背后的Scott正无奈地对Cassie说教:“Cassie!这是今天最后一个甜筒!再吃的话你的肠胃会不舒服的,而且你妈妈还会打死我!”

“OK,daddy……”Cassie瘪了瘪嘴,点点头有些不情愿地答应了。

“嘿,你女儿挺听话的嘛!”卖冰激凌的大叔接过Peter手中的钱,对他挤眉弄眼,“love wins!”

“哈哈,谢谢祝福。”Peter接过甜筒,笑着眨了下左眼,并未否认。

两人陪着Cassie闹腾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七点才把还玩得意犹未尽的小姑娘送回家里去。

临走之前,Scott抱住Cassie又亲了亲他的额头,Peter也伸出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

当Scott起身把Cassie交还到他前妻的手里时,看着那夫妻俩一言难尽又有些欣慰的笑容,Scott已经绝望懒得解释了。

好吧事实上是他心里的确动过一点点心思。

等两个男人肩并肩地离开后,Maggie靠在门框上,满面愁容地问Paxton:“你说……是不是我对Scott有些太过严苛了,所以害得他对女性都失望了只能去找男性?”

Paxton脸色复杂地抓了抓头发:“要不……下回让他探望Cassie的条件放松一点吧……”

回到自己家里,Scott脱了衣服就面朝下摊在了床上,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Peter你先去洗吧,我先歇会儿……”

“好。”

没过多久,哗哗的水声在浴室里响了起来。

Scott给自己鼓了好几次劲才爬了起来,把自己扒地只剩一条内裤后去柜子里给Peter翻了套衣服出来,然后打开浴室门给他放在洗衣机盖子上。

“Wow,身材不错哦星星王子。”

Peter正在冲洗头发上的泡沫,听见Scott的声音后“哈”地笑了一声:“Of couse.”

Peter推开门,浓郁的水蒸气从他身后那道磨砂玻璃门内争先恐后地挤出来。

Scott回头看了一眼,皱眉:“为什么穿我的浴袍?不是给你拿衣服了吗?”

Peter无辜地耸了耸肩:“小。”

Scott对比了一下两人的身高和体型,十分不甘心地闭上了嘴,走进浴室。

“餐桌上有啤酒和披萨,你要是饿得不行就先吃吧。”

Peter看向餐桌,笑了笑,拿起一瓶啤酒往桌角一磕,随后便是瓶盖落地的清脆响声。

不一会儿,Scott从浴室走出来坐在桌子旁边,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拿起一瓶啤酒用启瓶器打开,沉默地注视着Peter。

他正看向窗外的天空。

今天的天气很好,没有一丝云彩,月亮也因为到了月末而无处寻觅,满天的星星闪亮,夜色浓重如墨。

就像是,真正的太空一样。

二人沉默了半晌,Scott依旧专注地盯着Peter的侧脸看。然后,他开口,声音如平静的海面上上偶尔激起的波浪那般缓慢又温柔:“Peter。”

“你愿意,跟我说说你的经历吗?”

【山钟】糖水罐头

发个小段子,他俩巨可爱(๑• . •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好——热——啊——”

山子整个人摊在沙发上,裹在破洞牛仔裤里的大长腿在沙发外边啷当着,头向后仰着担在扶手外边,拉长了音调可怜兮兮地冲着电脑边大背心大裤衩的钟坤呼喊。

认真写报告的钟坤没理他。

“我——要——热——死——啦——”

山子翻了个身,接着喊,声音更凄楚了。

见正直认真的人民公仆依旧一心扑在案件上,山子把手撑在脑袋后边,一声接一声越来越凄凉悲怆:“热——死——啦——”

在山子的持续骚扰下钟坤没办法不理他了,“啧”了一声皱眉道:“行了行了别喊了,叫魂儿呢你?冰箱里有你上次买的橘子罐头,你自己掏出来吃吧,我把这点儿弄完行不行?”

山子“切”了一声,一个翻滚下了沙发,路过钟坤身边儿顺手摸了一把对方的下巴,被对方敏捷地闪开。失望地“哎”了一声,他挠了挠一头乱毛走过去打开冰箱门,看见里边的惨状惊讶地张大了嘴:“我去,坤儿你这冰箱多久没动过啦?啥菜都没有也就算了——”山子伸手进去拿了袋牛奶转过身靠在冰箱边儿,“这都过期俩月了还不扔那?”

“最近案子多你又不是不知道,”钟坤头也没回,“完了我拾掇拾掇。”

“行吧行吧。”山子无奈,“等你闲下来这事儿早被你忘了。我找找我的罐头——哦在这儿,还行,还没过期。”

关好冰箱门,山子去厨房拉开抽屉找了个勺儿出来,“咔”的一声拧开盖儿边吃边凑到钟坤边儿上:“你这得整到啥时候去啊?”

钟坤打字的手没停,眼睛仍盯着屏幕:“大概得到晚上?”

山子瞪大了眼睛:“喂,这位同学,说好结案之后的庆功宴你是不是忘了啊?人家巫大法医可是难得请一回客,您老人家就打算放人家鸽子啦?”

钟坤为难地停了一停,接着加快速度打字:“那我快点儿弄完。”

“啧,唉……”山子翻了个白眼,挖了勺散发着凉气的橘子瓣儿伸到钟坤嘴边,“来来来吃一口降降温。”

“哦。”钟坤看了勺子一眼张嘴接住,随后皱起眉,“我去这么凉啊?”

“凉吗?”山子挑眉,又放了一勺在嘴里,然后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嗯,是有点凉。”

钟坤用看白痴的眼神瞅了他一眼,然后毫不留恋地扭回头去接着写报告。

山子盯着钟坤那双沾到了糖水而变得亮晶晶的嘴唇看了半晌。

然后意味不明地勾起唇角,含了一瓣糖水橘在嘴里。

钟坤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捅了捅,他没理,结果又被捅了捅。

钟坤忍无可忍,一下子扭过头瞪着后边儿笑嘻嘻的山子:“哎我说你这个人真是有完没……”

后脑被人扣住,一双温热的唇覆了上来。

“怎么样?这回不凉了吧?”山子笑得志得意满,被嘴唇红肿的钟坤踹了一脚。

“滚!”

被这个日常露腰的小可爱深深地折服了🌚
看起来手感巨好的样子嘿嘿嘿😆
山子真是越看越帅,周游小哥哥演技巨好了~
日常磕cp😆反正也是冷,让我冻死算了❄️

小哥哥自己的图都是虚的……绝望🌚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蟒獒】无人知晓

昂……当时写的忘了叫啥了……嗯旧文重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无风自动的窗帘,不停闪烁的灯光,月光照射下诡异的树形阴影,再加上背景里房屋主人撕心裂肺的尖叫,使得这个视频很快就像病毒一样蔓延了整个网络。

深信不疑者有之,将信将疑者有之,当然,认为其为装神弄鬼坚持用各种科学知识解释的好事人也有之。

闹事的房屋外,一群记者正围着一个西装革履满脸油腻的谢顶中年人请教着。

“这位专家,请问这视频中的窗帘为什么会动?”

“这窗帘怎么可能无风自动?你看这个不自然的弧度,一定是有线拴在上边,被人一拉就会活动。”

“那灯光闪烁呢?”

“电压不稳嘛,老房子的通病,尤其这还是栋上世纪留下来的小平房,灯光自然会闪烁。”

记者深以为然地点头:“您说的对。那这影子……”

号称是专家的男人微微一仰头,这种被人尊敬的感觉让他很是受用:“这就更好解释啦!一定是这家人在窗外弄了什么物体投进来的影子,你看,这视频里又不是什么都录下来了,对吧?”

众记者哼哈答应着,也不知道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记了些什么。围观群众也都点头如捣蒜:“是是是您说的是。”

原本在旁边默不作声听着他们对话的男人撇了撇嘴,推了推眼镜,压了压戴在头顶的黑色鸭舌帽,左手一扯背包的带子便离开了现场。

到了晚上,热闹了一天的各大媒体终于舍得给这家人一个喘息的机会,只留下了少数坚持着不愿意走准备见证真相的人,放置好了相机准备蹲点。

任谁也不可能在各种长枪大炮下安然入睡,这家人早被各路人士烦得焦头烂额,只得暂时搬出自己家留给这群爱管闲事的人瞎折腾去。

深更半夜,只有几个人还坚持在第一线紧盯着屏幕,生怕错过什么细节。

到了子时,终于有人撑不住开始打盹。困意大概是可以传染的,不多时,所有的人都有些昏昏欲睡,在不知从哪里飘出来的柔和的桃花香气中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一时间,偌大一个院子,只余下机器运作的嗡嗡声和这群人的打呼声。

忽地,不知从哪里飘来了桃花花瓣,悠悠闲闲地飘落,不多时便占据了整片地面。正值初冬,桃花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个季节开放,一地娇艳欲滴的绯红颜色着实是为这个有些破败的地方增添了不少诡异的色彩。

白日里在这里围观又离去的眼镜男子从门口施施然地走进来,在小院最中央站定,朗声笑道:“在下许昕。这位朋友,来都来了,何不现个身见一见?”

许久无人应答。

许昕笑了笑,打了个响指,所有的录像设备全部失灵。

“现在呢?”

仍旧没人应答。

许昕皱了皱眉,正想转身离去,扭头的那一瞬他却眼前一花,身着一袭绯红衣裳的人儿突如其来地映入眼帘。

面前这人歪歪斜斜地站着,绝美的桃花眼半阖着,摄魂夺魄般勾人的眼神隐藏在粉红色的眼皮下,慵懒的姿态下包裹着致命的诱惑。

满园春色不敌你眼角半丝流光。

许昕叹息,这人的眼果真生得好看,妖艳夺目得能直直勾起人内心的欲望。

他闭上眼,淡淡地开口:“在下许昕,请问阁下是……?”

身前的空气温温柔柔地流动,被人控制着绕着许昕转圈。耳边的空气却变得湿热,那人的低音炮在耳廓炸响。

“吾名,张继科。”

低音炮直轰入许昕的心底,而后“嘭”地一声炸裂而开。

真不愧是月老那边能掌控人类一部分命运的桃花妖,竟然比那以魅惑著称的九尾狐都更能激起自己的欲望。

许昕啧啧称奇,闭合的眼眸也睁开,带着笑意与张继科对视:“山头?这位仙人,这地方可没有什么山头啊,只是一片平地而已。”

面前这人的眸中流出些许失望的神色:“怎么会呢……我感应到我的本体就是在这里啊……”

许昕没来由地心跳加速。

他愣了愣,盯着面前的张继科看了半天,最终在对方那认真中又带着些许迷茫和失落的注视下不由自主地出了声:“要不……我画个阵帮帮你?”

张继科的眼忽地一亮,点了点头,期待地看着许昕。

许昕回过神来,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

这可是一位至少有了几千年的老妖怪了啊!能成仙的妖本体在成仙之后便会被渡劫时的天雷将全部的生气与妖的灵魂劈出来,重新在雷云中孕育出真真正正的仙人之躯,从此脱离俗世位列仙班,这剩下被留在人间的本体经过这么多年……大概,是变成煤了吧?

难道要我一介肉体凡胎硬生生给他把地底下的煤给他挖出来?

无奈,答应了人家的事情总不能中途放弃。这可是上了年份的老妖怪,要是反悔估计能被人家整得渣都不剩。

许昕叹息出声,认命地掏出一把符咒摆在地上吭哧吭哧干了起来。张继科抱着胳膊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青年敢怒不敢言地摆着法阵,笑弯了眉眼,原本诱惑到锋利的气息都柔软了下来。

许昕一边布置一边用余光看了眼忽地变了气质的男人,在心底默默嘀咕: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铺好地上的符咒,许昕全神贯注地用黑狗血在手中的符纸上写写画画。

“你干什么呢?”

又是张继科的声音。

这人见许昕没什么动作,更是变本加厉地凑过来,下巴搭在他的肩头:“画画?”

过近的距离惹得许昕不由得抖了抖,幸亏没画坏。许昕柔了语气,带上了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宠溺:“别闹,我画完再说。”

“……哦。”

直到张继科离开他几米远,他手中的符咒也已经画好,许昕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个刚刚和自己见面的男人做了些什么事情。

许昕望着手中薄薄的纸片怔怔出神。

他一个人独惯了,很少有人能接近他一米之内,更别提是让刚刚认识的人离自己脆弱的脖颈如此之近还毫无察觉。

许昕看着满地的花瓣,脑海中有什么尘封已久的东西缓缓揭开。

“张继科,你的本体找到了。”

“啊?这么快啊……”不远处正好奇地拨弄着相机的张继科闻声转过头来,眼神中一闪而逝的落寞被许昕敏锐地感觉了。

果不其然。

许昕微笑着一步步向张继科走去。

一步。

他看见一条不过寸许长的小蛇和一株小树苗。

两步。

他看见小蛇长成了几米长的大蟒蛇,小树苗也长成了参天大树。

三步。

他看见化成了人型的两只妖整天沉迷于红尘之中,花天酒地,不知偷走了多少人的心,直到有一天二人对视良久,然后心照不宣地滚在了一起。

四步。

他看见已经历过七情六欲的二人快要得道成仙,却卡在了最后一步。白蛇凝视着桃花妖良久,然后化为最脆弱的人型,毅然决然地踏入爆裂得最为疯狂的雷区。桃花妖得道成仙了,他乘着彩云升上去,渡劫失败成为了一摊烂泥的白蛇静静地躺在地上。

五步。

他看见有了仙位跟在月老身边的桃花妖日复一日地整理着乱作一团的红线,暴烈的性子也在漫长的岁月中被打磨得圆滑而温软。妖要经过七情六欲生离死别才能得道升仙,这是他在漫长的岁月中才悟出的道理。有一天,月老去参加蟠桃宴,一点一点整理的桃花妖忽然发现,粗心的月老,竟然连桃花妖的红线都扔给了他。他指尖颤抖着小心翼翼地把整根线挑了出来,红线那端,是他惦念了许久,已经深深刻入心头无法磨灭的容颜。

六步。

许昕在张继科面前站定,捧着对方的脸颊,深深地吻了上去。

不需要任何言语。

他们早已把对方刻入灵魂。

半晌后许昕松开张继科,将对方拥入自己怀中。

“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多年的努力眼看就可以成为下一任的月老,衣食无忧,寿命悠长,为何偏要做这蠢事?”

张继科笑了,许昕恍惚间觉得自己看见了漫山遍野一齐绽开的桃花。

“再长的岁月,也不如这区区几十年光阴与你相伴。”

许昕忽地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么多年过去,经历过那么多次的轮回,不知灌进了多少孟婆汤,他的记忆却也仍旧顽固地保存着。

“我大概真的是爱惨了你。”

“我又何尝不是。”

其他的一切都如过眼云烟,唯有你,是我最后的执着。

第二日,睡得迷迷糊糊的众人爬起身来,除了睡得东倒西歪的一群人,周围的一切都没变。醒来的人慌忙地去查看相机,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片蛇鳞和一片花瓣粘连在一起,在阳光下,静悄悄地消失不见。

一如他们无人知晓却刻骨铭心的爱恋。



渣文整理

瞎瘠薄整理一哈,空间里全是花痴了已经……😂


一、可玘

和炫彩闪光早泄皮皮虾的联文

1、15岁年龄差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ddbfb3a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48769b


2、晚安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4c1e81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4d3570


3、土匪头子的小悍妻(被虾子坑了的联文)

(1)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142317

(2)

http://shiniandeng670.lofter.com/post/1d91dbed_e182513

(3)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1c17e6

自己的破渣文

1、抹茶味奶茶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de71e9d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de71ea7

2、情人节礼物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3a9a89

3、 羞耻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f30d57f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f6a2ee2

4、好好(s老师MV配文)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f59d627

5、直播整理,不是文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8319bb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86024a



二、安远

1、患得患失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a64dc6

2、小妖精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f17b174

3、小段子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f5174a8



三、蟒獒

1、无人知晓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10d4cf77

2、抹茶芝士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10d4c3be



四、胖球圈其他cp

1、硕轩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a7a39c

2、博昕(注意看清楚是博昕)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690fbc

3、头胖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10a43207



五、空蓬

1、无可替代

(1)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109966b7

(2)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10b2ad3e

2、尾巴play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10a927df

3、天机大学附属医院二三事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10beca7f



六、他圈一发完

1、杨刚cp沉醉于你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e327054

2、吕云甜食主义者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c4ed93d

3、前一篇的番外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c4eafd3

4、星蚁长久关系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c5dcf5e

5、路傅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be0e662

6、狐黑

http://lanyeyangliu.lofter.com/post/1cce2bc5_d4c6682

再早一点的就算了吧太渣了不忍心收进来……


emmmmm……
没想到抄个摘抄也能让教材扎了心😂

扩!

是海星呀:

https://m.weibo.cn/6307075220/4134414646023896
原博主以删除贴子,新帖在这里。
事情绝对绝对不可以不了了之。
诱奸猥亵男童,这些小将们可能是未来的乒乓之星,可能是谁家的希望和宝贝。
绝对不能让如此糟践!
孩子照片已打码,人渣已删除微博。
我们什么都不能做,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
老规矩链接走评论。